最新牌九分析仪|推牌九认牌技巧视频

讀王厚祥草書長卷《將進酒》

時間:2019-03-27 13:51來源:大西北網 作者:石空 點擊: 載入中...
    讀王厚祥草書長卷《將進酒》
 




譯文:徑須沽取對君酌五花馬千金裘呼
 
 
 
    久違了。
 
 
    仿佛身處風暴呼嘯,萬馬奔騰的原野,仿佛傾聽樓船夜雪、瓜洲古渡的交響史詩。時至仲夏,夜幕籠罩下的“京畿要沖”的城池,在漠北吹來的清風里,像一個熟睡的嬰兒進入夢鄉之中,萬物寂靜。此刻,在城區的王厚祥工作室里,正在掀起一場疾風驟雨般的大草狂潮……先生端立于案前,面前鋪開一張田黃色的宣紙,提神靜氣,凝神片刻,提筆飲墨,一揮而不可收拾。一瞬間,龍蛇飛動,鸞翔鳳翥,若如天空驚雷炸響,電光雷影,風云際會,勢若大江洪波翻卷,一瀉千里,形似排空陣云,懸猿飲澗,鳳鳴枝頭,千姿萬態,目不暇接,若日月星辰,天地萬物,紛紛撲面而來,好一派《將進酒》中“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還”的氣勢躍然紙上。
 
 
    王厚祥和詩仙李白都愛喝酒。閑暇之余,先生邀上三倆好友,臨窗淺詠,把盞暢歡,酒酌滿,“豪華杯”,仰天長飲,杯底朝上,決不拖泥帶風。酒風和書風一樣豪情萬丈,喝到興起之時,擊節而起,揮動大筆,肆意潑墨,直取心懷,忘我快哉,雖豪飲醉意卻文采依然,法度依然,且酒后常有“超常發揮”的神來之筆。皆如張旭所言“醒后自視,以為神異,不可復回”.
 
 
    酒中有詩,詩中有書,古詩中有許許多多關于酒的詩。“煙籠寒水月籠沙,夜泊秦淮返酒家”,(杜牧)“勸君更進一杯酒,西出陽關無古人”(王維)“萄葡美酒夜光杯,欲欲琵琶馬上催”(王翰),“開軒面場圃,把酒話桑麻”(孟浩然),“中軍置酒飲歸客,胡琴琵琶與羌笛”(岺參),古今書法家喜歡書寫酒的詩文,李白《將進酒》更是歷代書法大家的最愛。王厚祥大草長卷《將進酒》便是其中佳作之一。
 
 
    王厚祥大草《將進酒》與祝枝山《將進酒》比照
 
 
    書法比較學是新的書法研究學科。它把不同時期,不同空間的書法加以縱向和橫向比照,致力于研究書法與自然、書法與社會、書法與人的相互關系和作用,從而找出和厘清書法生成機制和發展脈絡,并對某種書法人物作出客觀、公正的歷史評估。
 
 
    當我們把相隔600年的兩個書法家放在一起比照的時候,特別需要指出:中國的書理評論大多是一些 “只能意會不可言傳”的論述,比如用“龍飛鳳舞”等等形容詞,用在那個書法家身上都行,缺乏數據化考證式的精確分析,這個對比力圖通過數據對比找出兩者的不同,再現不同空間下的書法現象,并擴而述之書法發展的內在規律。
 
 
    祝枝山大草作品《將進酒》(縱33.8×523厘米)現收藏在美國普休斯頓大學博物館。
 
 
    王厚祥大草作品《將進酒》(50×900厘米),濟南第二屆“狂草四人展”展出。
 
 
    祝枝山(祝允明)(1460-1506年)明代書法家,出身七代為官的家庭,家學尤豐,被稱為“神童”,17歲中秀才,32歲中舉人。但官運不暢,直到55歲才被任命為廣東興寧縣知縣,63歲任京兆應天府通判,一年后厭倦仕途,辭官回家賦閑。
 
 
    祝枝山是有名的“江南四大才子”(唐寅、文征明、徐禎卿)。他的書法取法王羲之、王獻之、張旭、懷素、虞世南、趙孟頫,黃庭堅,被譽為明代大草第一人。代表作有《前赤壁賦》、《將進酒》、《李白歌風臺詩卷》、《六體詩賦卷》、《書牡丹賦》等。
 
 
    王厚祥號稷山,1963年生于河北省大城縣。現為中國書法家協會理事、草書委員會委員,中國國家畫院研究員,河北省書協主席助理,主席團委員兼草書委員會主任,國書會執行會長,北京書畫藝術院副院長,中國國家畫院沈鵬工作室助教,清華美院客座專家。作品多次榮獲全國書法大賽特等獎、一等獎。有十幾部書法專著和字帖出版發行。多次為全國、全省的全日制學生通用《寫字》教材書寫范字。
 
 
    草勢的比較
 
 
    大草之妙在于勢。大草之難在于勢。
 
 
    蔡邕云,書法的勢“肇于自然,自然即立,陰陽生焉,陰陽即生,形勢出矣。”
 
 
    大草的草勢是一種自然美和精神美的法象,它通過各種對立的形態表達了書法家對自然的感知能力和審美態度,說白了草勢是書法家對自然形態的美學詮釋,書法家有什么樣的美學意識,筆下就有什么樣的書勢。書勢是由章法筆法字法墨法綜合表現出來的。
 
 
    祝枝山《將進酒》全篇謀局以橫勢為主,表現為:一、字行以中軸線為繩,向兩側張開,行距規正,行距之間穿插少,行的軸線基本是直線貫穿,擺動幅度不大,如“君不見黃河”幾字。二、字的橫劃很長向左右伸展,如“黃”字“天上來”、“堂”、 “如青絲”,“盡歡”、烹、宰、百、丹丘、昔、等、幾乎每一條橫劃顯得很突出,雖有穿云破霧之感,卻也分隔了流暢之勢。三、字型過呈扁平狀,這三者構成的基本走勢向橫向發展,缺乏上下左右的連貫之勢。
 
 
    王厚祥《將進酒》取縱橫兩勢。一、字行的中軸線非直線,而是左右搖曳,行距左右上下穿插明顯;二、橫劃與祝枝山恰恰相反,很少拉長,多寫為短橫長點,并利用字距加密增加視角上的縱勢;三、字形各異,字形打開。在大勢上形成上下左右縱橫交叉的風格。
 
 
    線條的比較
 
 
    祝枝山和王厚祥的草書的線條是飛動的,飄逸的、也是厚重的,沉穩的,每一根線條都表達了書法家的從內心流露的感情之泉。但是他們不同線條產生的不同運動軌跡,則表現了各自審美情致。
 
 
    明代王世貞在評價祝枝山時指出:晚節變化出入,不可端倪,風骨爛漫,天真縱逸。“祝枝山的線條粗細多變,長短結合,虛實有度、點畫狼籍,一是書寫速率快,流暢而有些滑虛,二是折筆用提按造成節奏的短促和跌宕變化;三是運用長線條連續騰挪之勢,但其長線條直而硬(如到、人、留)缺了黃庭堅”船夫蕩漿“般的律動和美感。有些長線條如堂、盡、水、寂、過分經營開頭結尾,中部出現虛掠怯弱的敗筆。
 
 
    王厚祥的線條以懷素的線條以母本,有”鐵劃銀勾“之感,寫的實寫的長,墨色豐富,枯筆與實筆相映,書寫速度較緩,少了一點煙火味,多了一點”不激不勵“的情韻。人、對月、須一飲、與耳等長線條,以其特有的”王式筆法“均勻擠壓式的行進,撐控著線條的運行軌跡,無論是線條粗細和轉折方向,筆豪都始終帖著紙面,筆畫粗處、筆力重壓,筆畫細處,只是減少筆與紙的接觸面,而不是減少力度。如同犁地的鐵犁,無論深淺,犁尖總是含在土里而不是從地面擦掠。”如“天”的筆法,在平動中加入律動,以不同速率和不同力量,增加了豐富性。王厚祥線條最大的特點是猶如軌綱機軌出的鋼筋一樣有彈力,有韌性。王厚祥用筆臨空取勢,勢在字外。
 
 
    字形結構的比照
 
 
    如果說在取勢和線條上,祝枝山和王厚祥各有千秋,那么在字形結構方面則有較大的差異。
 
 
    我們必須痛苦的承認,在字結構方面,我們不如古人。然而,這里所說的古人指魏晉以前(包括魏晉)。魏晉以后,大草在字型結構方面乏善可陳。自從偉大的唐楷誕生并確立法度,中國書法幾乎因書“法”化而走上了固步自封的命運。篆、隸、楷不必說了,行、草的字型也是不過如此而已。
 
 
    祝枝山《將進酒》字字獨立,像唐楷一樣中宮收緊。字結構呈正方形,長方形。字結構呈正方形或長方形,如從“奔流到海”到“千金散盡”,字距多不相聯,字型變化單一,點劃收的很緊,雖然有諸如“到”、“明鏡”不復回等連筆,仍然難免“不相連”的感覺。
 
 
    王厚祥《將進酒》一是單字結構打得很開,如奔、散、莫停,然等字,二是偏旁部首錯位,如,不見,金樽、與君歌、傾耳、不復等字組。形成字與字之間的奇異連接。三是字內空間和字外空間形成一體。打破漢字方形結構和行行相隔的清規戒律,字內留白,字外留白以及行距留白,相互照應,渾然一體,字外型呈方形、長方形、橢圓形,不規則形等,千變萬化,字形打的很開,折筆多為轉筆減少諸如祝枝山的小折角,達到點畫之間,字行之間的平衡美感。
 
 
    章法比較
 
 
    其實,通過筆勢、線條字形的比照,我們對章法已經有一個大概的了解了,無許多言。
 
 
    我們把祝枝山和王厚祥加以比較,決無“抑祝揚王”之意,只是想說明書法發展過程中值得思考的問題。
 
 
    中國草書的發展經歷了馬鞍型的軌跡。從漢晉至唐是草書從無到有完善、成熟的一個階段,草書的草情草意在甲骨文、金石文、篆書中已經存在。五體書法中草書先于楷書。張芝二王等書法家們的草書水平達到鼎盛時期,唐代是草書的頂峰,形成張旭、懷素雙峰對峙的局面,自唐以后草書逐漸衰落,未出現過像張旭、懷素那樣大草書法家,為什么篆、隸、行、楷能夠繼承并超越前朝,而唯獨大草不如先前的呢?
 
 
    原因很多,但主要是書法理論的滯后和唐楷的影響。“唐尚法”,唐代建立了書法的法規。唐代所立的法規特別是唐楷之規成為后代書法家必須遵循的“天條”不得越雷池半步,這些唐法和大草自由書風大相徑庭。書道自然,存在無限的可變性和可能性,而唐代將書道變成書法。道為理,有變通的余地;法為規,必須無條件的遵守。從此唐楷式的工整端嚴的書“法”,限制了人們的思維。大草書自唐代曇花一現之后并無多大建樹。雖然有黃庭堅,祝枝山、王鐸等但從未達到張旭,懷素的水平。
 
 
    其次大唐帝國強大興盛,有海納百川的胸襟,無論是國家還是個人都充滿了文化自信。自宋以降國力衰退,文化自信全沒了。大草是由國家興盛和文化自信相連,這是大草自唐衰退的重要原因。
 
 
    第三書法理論的滯后。自宋以后的書法理論雖有像《書論》這樣的經典,但是無論是數量上還是質量上都從未達到唐代以前的高度,理論的滯后導致了書法實踐的滯后,這是唐以后大草衰退的根本原因。
 
 
    從祝枝山《將進酒》和其它大草作品中,我們能感受到上述原因對書法家的影響。他的大草作品是帶著鎖鏈跳舞的感覺,方塊字型和筆法提按轉折都有唐楷的影子,這樣我們就不難理解祝枝山及其以后的草書大家的局限性和大草不及唐代的問題了,同時也引出了大草“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的遐想。
 
 
    《將進酒》的風格及藝術特色
 
 
    王厚祥《將進酒》有一種浪漫的寫意性。
 
 
    書者,散也。大草只有寫開、寫散,拉開空間距離才能有縱橫馳騁、激越飛揚,痛快淋漓的意境。寫隸書、楷書是把字寫平正,寫均勻、寫排列的秩序感,草書是把字寫斜、寫歪、寫起伏、寫矛盾。草書是在動蕩中求得平衡,在矛盾中制造險絕。王厚祥的《將進酒》彌漫著寫意的浪漫和強烈的震蕩感。先生以精粹的筆法表現大草的寫意之情,先生是制造矛盾、解決矛盾的高手。他不斷的制造出疏密黑白長短寬窄等對立,使作品充滿了緊張不可調和的感覺,在不可調和中達到美學目的。《將進酒》好似陰陽轉換八卦圖風云變換不可捉摸。
 
 
    《將進酒》充分表現了王厚祥草書筆法的豐富性、字法的多樣性和章法的個性特點。先生與眾不同古法執筆,用肩、肘力量帶動腕力,看他寫字常見虎口擺動,筆桿左傾右斜,平躺橫臥,上挑下翻,前仰后繼,但不管怎樣翻飛,筆下的線條一無即往的實沉豐富,筆在他手中宛若大將的寶劍,所向披靡,無所不為。先生以中鋒為主,側鋒取妍,筆法有回鋒,轉鋒、絞鋒、翻鋒、切鋒、挫鋒、顫鋒、如“發”字,方筆起,挫筆收,線條欲斷還連,蒼桑有力,“會”字 撇因筆起回鋒收,捺則露鋒入回鋒收帶回下一筆,二點寫法不是下蹲取外勢,而是內挑呈三角形。“天”和“宰”的橫劃用擰鋒抖鋒,與出“船夫蕩漿”的節律,完全進入人筆合體,任意揮灑,自然率意,運籌帷幄的境界。
 
 
    先生面壁數載,遍讀草法,舉一反三,將法度爛熱于心。先生的結字,奇正向背,俯仰萬千,可謂無所不用其極。從《將進酒》我們感受到先生即嚴格遵循草法的規矩,又信手拈來張揚自家個性。他曾告誡學生,草法不準確寫得再好也是一張廢紙。
 
 
    可以說,先生的草書變化多端卻據草規之范,出乎預料都在書理之中。
 
 
    王厚祥《將進酒》有一種優美的節律感。
 
 
    周文璞云:“形模遠自流沙至,鑄出今回更精致”.用這句詩來形容《將進酒》的藝術風格十分恰當。
 
 
    大草表現摧枯拉朽,攻城拔寨的氣勢并不難,難的是表現曲水流觴,不激不勵。
 
 
    草書寫“激”容易寫“靜”難。王厚祥寫出了大草之“靜”,寫出了大草的一種優雅,一種風度。
 
 
    《將進酒》以激托靜,以靜寫激,用思精致,筆意瀾珊,氣韻高古,或幾字成組,或枯筆點綴,或長線走勢,或以曲取義,無不貫穿隨遇而安的文人情懷。
 
 
    在《將進酒》中,先生用干凈的線條寫“靜”,用長線條寫靜,用支離肖散的字形寫靜,用顧盼相攜,纏意綿長的章法寫靜,用快慢交替,以慢為上的節奏寫靜。
 
 
    大草的激越、雄渾、險峻、壯美之意是顯形于外的,容易一看就懂的,而沉穩,靈動、柔美之意是隱性的,不細讀,是查覺不到的。而只有看出讀懂了,才能對王厚祥遵循漢晉“不衫不履”古訓有更深的理解。
 
 
    慣怒出詩人。是詩人的寫訴狀態。
 
 
    悲憤疾書《祭侄稿》是顔真卿的寫作狀態。
 
 
    “激”“靜”暢書《將進酒》是王厚祥的寫作狀態。
 
 
    《將進酒》字里行間包含失望與信心,悲慣與抗爭,落寂與豁達,消極與豪邁,無奈與灑脫等等復雜的情懷,明明是:朝如青絲暮成雪的悲歌,卻偏有“天生我才必有用”的豪情,明明是“主人何為言錢少”的窘迫,卻仍是“千金散盡還復來”的派頭。
 
 
    王厚祥用浪漫主義和現實主義的手法寫出了李白的復雜情懷。
 
 
    開頭“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前5行用筆較重,第6、7行較輕。8、9行筆墨重密,10-19行筆墨由濃漸輕,20-24行筆墨特濃,形成高潮,25-35行筆墨輕,36-40行筆墨加重,40-45筆墨輕,結構打散,46-48筆墨更松散、最后一個大大的愁字,占了兩行位置,全篇筆墨濃淡輕重和節奏的快慢變化與李白心情起伏合拍共鳴。
 
 
    先生寫出了李白酒后的感情,如果一味的強調并表現李白的憤恨之心,那就不能稱之為經典之作了。
 
 
    筆中有法,書中有情,先生的《將進酒》不愧為大草的上乘之作。
 
 
    《將進酒》給大草守正與創作的啟示
 
 
    趙構《翰墨志》言:前人多能正書而后草書,蓋二法不可不兼有。正則端雅莊重,結密得體,若大巨冠劍,儼立廟堂,草則騰蛟起風,振迅有力,疑脫豪舉,終不失真。“王厚祥札實的楷書功底,奠定了他成為當下中國有影響的大草書法家的地位。
 
 
    王厚祥的楷書由唐入晉,尋根追源,帥法鐘繇,線質精健圓潤,字體宏擴散逸,風格端正厚樸,先生由楷書轉向大草的過程值得研究了。
 
 
    草書由隸書→草書→章草→今草→大草的演變過程,形成了簡約、偏旁部首以符號代替和約定俗成草法為體的草書體系和”婉而暢“的基本書風。
 
 
    米蒂曾言:大草”始于唐、盛于唐、終于唐“.
 
 
    我認為:自唐代始中國草書分兩大流派。一派是張旭一派是懷素。雖然兩人皆繼承了張芝、二王的草書精華,但是,兩人繼承的側重點不一樣,美學觀念不一樣,創作風格也不一樣。
 
 
    張旭草書帶有明顯的隸書和章草的味道,雖筆畫簡約,但字體扁平,挑波味濃。以《古詩四帖》為例,字形折轉處,夾角小且有圭角,行筆速率較快、入筆似隸書,折筆回力后再行筆,線條粗細變化大,撇捺略有挑波之意。
 
 
    以《自敘帖》為例,懷素的書風清散,轉折多用使轉的筆法呈圓弧型,筆速均勻,筆意靈秀。筆法以平動和使轉為主,較少提按。兩者的風格是張旭雄渾,懷素婉麗,一個雄一個秀。兩人最突出的不同是在線條上,張旭的線粗細變化大,輕重變化大,懷素的線粗細輕重變化不大,細而精,有彈性。因此,古人稱懷素”奔逸中有清秀之神,狂放中有淳穆之氣“.
 
 
    張旭和懷素形成大草的兩大流派,整整影響了自唐以來幾十代大草書法家們,兩人雖不分伯仲,但有一個問題值得深思,那就是自唐以來,繼承臨寫張旭的人很多,而繼承臨寫懷素的人較少,能寫出懷素線條的人更少。
 
 
    這是什么原因呢?
 
 
    這不能不從線條的內部運行規律說起,線粗細不一和線粗細一樣對控筆能力要求不一樣,從物理學的角度講,線是由無數個點組成的,粗細一樣的線條要求每個點的力必須是同樣的,要求書寫者以均勻持續的完成整個線條才能保證線條粗細一致,控筆能力要高于線條粗細不一者,因為線條可粗可細用力可大可小,便于駕馭。就控筆能力而言顯然懷素的線條要比張旭的線條難度增大,這大概就是臨張旭多,臨懷素少的原因吧。
 
 
    我們從這個意義上再來認識王厚祥《將進酒》就會發現。王厚祥筆法的過人之處。
 
 
    《將進酒》中很多筆法出自于懷素的《自敘帖》,無論是字法還是筆法。特別是他的細線長線體,即有先賢繩規,又有個人法象。
 
 
    先生常講,書法首先是精到的藝術,精到的藝術是以精到的技術為支撐的,古人的線條很干爭,筆法很清晰,干凈是由筆法的精確確定的。學草書的人,你找到了多少懷素,張旭的筆法?找不到你的作品就不高古。書法技術是一輩子的永恒的主題,要在技術上作超人,才能做有作為、有出息的書法家。
 
 
    先生主張學書法特別是學大草要由唐入晉,他很少臨寫唐以下的草書作品。如前所述,漢晉時代是書法藝術的顛峰期,這一時期五體書法形成,自覺美學意識崛起,筆法日臻完善,當然勝過唐代。
 
 
    筆法以唐代為風水嶺,唐以前的筆法以魏晉風格為主,唐代以后的筆法以唐楷為上。”使,謂縱橫牽掣之類是也,轉,謂鉤環盤紆之類是也。“這是魏晉筆法的核心部分,恰恰也是大草筆法的核心部分,而唐楷以按提為主。
 
 
    使與轉是筆法內部運動的基本特征。使,實則是指書者力量的使用方式,轉,則是指線條顯示的形態和表現形式。運行軌跡有兩種:”一種是實線軌跡,即寫在紙上的墨線;另一種是空中軌跡,即線條落筆之前在空中的運行弧線。我們把前一種稱之為實際線條,后一種稱之為虛擬線條。筆劃是由虛擬線條在空中的舞動和落在紙上可見的線條來完成的。這兩種線條形成完整的筆法運行軌跡。“
 
 
    ”每一根線條的虛擬線條和實際線條構成了空間感,虛擬線條是指筆鋒在接觸紙面之前的空中動作。事實上,虛擬線條是書法最見功底的反映,虛擬線條聚集力量構成實際線條的延伸部分。筆往往是空中運行聚力,接觸紙面的瞬間才能保持了力度和速度,這大概就是人們常說的‘力在紙外’吧。“虛擬線條,同如短蹌運動員起跑前,只等發令槍下沖上跑道。
 
 
    從王厚祥草書長卷《將進酒》中,我們可以看出虛擬線條和實際線條是怎樣運用自如的。為什么先生的大草韻味綿長?為什么筆斷意連?為什么長線如虹而力道十足?為什么勾連使轉而氣息不斷?且在于虛擬筆法和實際筆法之間”看不見“的”起跑動作“.
 
 
    漢晉筆法在無拘無束的原野里盡情生長,他們是自然的,有生命力的、未加任何雕飾的。學習大草必須回到漢晉。正如王弘所言:”漢隸古雅雄逸,有自然韻度。魏稍變以為整,乏其蘊藉。唐人規模之,而結體運筆失之矜滯,去漢人不衫不履之致已遠,降至宋元,古法益亡。“
 
 
    曾來德說:”書法的美學發展史是一部不斷在回生中尋求新的發展的歷史“.王厚祥草書長卷《將進酒》讓我們從它懷素一脈的傳承中得到了新的啟示;回歸漢晉是寫好大草不二的選擇,只有由唐入晉,從經典法帖中吸取營養,才能有所作為,大有作為。
 
 
    作者為中書協會員
 
 
    (注:本文資料引自《中國書法初始化》)
 
 
    將進酒(唐代:李白)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
 
 
    奔流到海不復回。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發,
 
 
    朝如青絲暮成雪。
 
 
    人生得意須盡歡,
 
 
    莫使金樽空對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
 
 
    千金散盡還復來。
 
 
    烹羊宰牛且為樂,
 
 
    會須一飲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
 
 
    將進酒,杯莫停。
 
 
    與君歌一曲,
 
 
    請君為我傾耳聽。
 
 
    鐘鼓饌玉不足貴,
 
 
    但愿長醉不復醒。
 
 
    古來圣賢皆寂寞,
 
 
    惟有飲者留其名。
 
 
    陳王昔時宴平樂,
 
 
    斗酒十千恣歡謔。
 
 
    主人何為言少錢,
 
 
    徑須沽取對君酌。
 
 
    五花馬,千金裘,
 
 
    呼兒將出換美酒,
 
 
    與爾同銷萬古愁。
 
 
    將進酒·琉璃鐘
 
 
    [ 唐 ] 李賀
 
 
    琉璃鐘,琥珀濃,小槽酒滴真珠紅。
 
 
    烹龍炮鳳玉脂泣,羅幃繡幕圍香風。
 
 
    吹龍笛,擊鼉鼓;皓齒歌,細腰舞。
 
 
    況是青春日將暮,桃花亂落如紅雨。
 
 
    勸君終日酩酊醉,酒不到劉伶墳上土!
(責任編輯:陳冬梅)
>相關新聞
頂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線----------------------------
網站簡介??|? 保護隱私權??|? 免責條款??|? 廣告服務??|?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隴ICP備08000781號??Powered by 大西北網絡 版權所有??建議使用IE8.0以上版本瀏覽器瀏覽
Copyright???2010-2014?Dxbei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最新牌九分析仪 甘肃福利彩票官网 双色球最新走势图50期 白小姐快讯 重启时时彩龙虎走势图 陕西快乐十分近500期 平特一肖网上多少倍 重庆时时彩助赢软件 快乐12加减算法 天津时时走势图后三 广东快乐十分前一走势图